当前位置:首页 > 视频展示

硅谷教师经验谈:个性化教学技术的“是”与“非”

时间:2018-12-03 23:33:47 作者: 来源:本站 点击:次 【收藏到QQ书签

广告 广告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目前流行的个性化学习技术,我个人感觉在学习体验上不那么个性化,也不那么人性化。这种观点源于我在硅谷的教学经验。当然,说这话前,我已经使用了一些在课堂上很流行的数字应用和工具。

  尽管我会批评这些不那么个性化的学习工具,因为受过它们不少折磨。但我还是认为,并不是所有教育技术工具都是不好的。如果设计和使用得当,这些工具实际上能够让学生的学习体验更加个性化和人性化。

  为了方便大家更合理地设计和使用技术工具,我想拿教育技术专家圈子广泛流行的SAMR模型举例,来谈谈自己的一些看法。

  在该模型的前两个阶段中,替换和增强似乎不那么复杂。类似文字处理软件或工具通常归入这些类别,因为这类技术帮助替换或增强了学习体验,允许任务在本身没有根本变化的情况下,进行一些功能性的改进。

  模型的后两个阶段,修改和重新定义则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看到这两类技术以一种复杂的方式被运用,要么显著地修改任务,要么重新定义它们,以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效果。谷歌文档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通过共同使用一个在线的文字处理文档,促进了学习者之间的协作和交流,时间和空间不再是协作学习时要考虑的因素,因为技术已经为学生消除了这些障碍。

  许多个性化学习工具都停留在替换或增强任务的范畴。虽然在传送内容和收集评估数据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功能上的改进,但是这些工具很少甚至没有对学习体验进行重新思考,尽管使用了有效的数字手段,但是在学习过程中,学生仍然停留在简单模仿和机械重复层面上。

  也有人认为,学习体验已经被重新定义过了。通过个性化学习材料,学生“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他们的学习体验显著地发生了变化。允许孩子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理论上,能让他们在任何时刻得到需要的东西。

  但是这种个性化的学习方式有其局限性。在极端的情况下,过分依赖技术进行个性化教学会导致孩子们被束缚在电脑前,几乎没有了与老师、同学建立联系的机会。

  个性化学习技术的确可以显著地改变学习体验,但很多技术并没有这样做,因为目前越来越多的工具只会机械地传播供学生使用的内容和材料,而谈不上个性化。

  正是在这种时候,我们看到了SAMR模型,虽然它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但还不够。在考虑可以将哪些技术融入我们的教学时,我喜欢考虑四个关键问题,每个问题都建立在SAMR模型提供的坚实基础上。

  技术的超级力量在于能把复杂的任务很大程度地简单化。这是许多个性化学习技术背后的意图,技术为学生匹配个性化教学,用评估数据来决定哪些活动是合适的。这样做可以使教育者工作的复杂性降到最低,因为他们不用再对教学内容作出决策,而是允许技术来接管这一职责。

  教师必须参与评估和制定新的教学内容给学生。比如,谷歌的一套教育工具就做得很好,它将汇总评估数据的复杂性降至最低,并且不会将教育者排除在评估过程之外。仅谷歌表单和谷歌云盘就可以为汇总评估数据和组织学生工作提供充足的支持。

  更重要的是,当这些在线协作完成时,孩子们还可以在收集和反思评估数据的过程中发挥作用,这不仅最大限度地降低了评估的复杂性,还能够让他们在整理自己的作品集并展示所学的过程中相互帮助,增强自主学习能力。

  大量使用个性化学习技术背后的理由是,一旦复杂性被最小化,教师就可以自由地利用时间完成其他更重要的任务。无论跟学生开会,还是分析评估数据,甚至花一些时间做自己的事。技术旨在帮助我们变得更强大,并增加教师和学习者的潜力。

  像谷歌云盘这样的工具可以帮助学生建立学习的自主性,还有其他一些应用程序可以让学生变得更强大——只是这种强大可能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喜欢在课堂上使用Popplet和iCardSort,这些灵活的工具允许学生通过概念图、分类关键词和一些小点子来展示他们的思路,本质上也是允许他们根据自己的情况进行个性化学习。

  太多的教师停留在SAMR模型的替换和增强阶段中,我喜欢把他们称为“应用依赖者”。留意下你的设备或教学网站,如果发现到处都充斥着提供信息流的工具,那么你可能就是一个“应用依赖者”。

  那些仅仅是促进信息传播的应用程序,无论通过标准化还是个性化学习和教学活动,都没有做任何创造性的事情;相反,他们只是最小化了内容传播的复杂性而已。

  现代教育不应该只关注一些功利性的需求,如掌握知识点,学习也需要与现实世界联系起来。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呼吁大家使用一种更加精细的教学法,使教学以一种有意义的并且可以移植的方式与技术相结合。

  在很多情况下,互联网可以成为我们最大的资源。就在去年,我的学生们在研究芝加哥社区文化时遇到了瓶颈。

  为了让他们熟悉这些社区,我们使用谷歌地球做了一个关于这些社区的虚拟访问,用哈佛大学零点项目(Project Zero)的“看到-想到-想知道“(See-Think-Wonder)策略来启发大脑。这种数字化实地考察旅行以前是无法想象的,只有通过现在的技术才可以实现。

  这是最重要的问题,也是SAMR模型忽略的问题。在重新定义学习体验时,我们不能以牺牲人际交往为代价。

  人类发明过的强大技术,绝不是为了单纯减少复杂性或做一些新奇的吸引眼球的事:它们加强了交流,使个体之间更容易相互联系。想想那些突破性的技术,如印刷机、电话,甚至互联网和个人电脑。所有这些发明都是革命性的,因为它们让世界变得更小。

  社交媒体是现代促进人们联系和交流的一项突破性发明,虽然它有明显的副作用,但也有显而易见的好处。

  尽管我反对某些个性化学习技术,但仍然是使用教育技术的倡导者。重要的是,使学习个性化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工具在课堂上的使用方式。

  我希望你可以像我一样,用以上四个问题来判断哪些技术有助于学习个性化,哪些不仅在浪费金钱,还在浪费时间和精力。

  *作者简介:Paul Emerich France是美国芝加哥市的国家委员会认证教师。他目前在芝加哥拉丁中学教三年级,担任拉丁学校助理教师计划的学术主席和联合主任。

广告

上一篇:LOL成为大神的第一步:意识的概念和养成 下一篇:安徽省首个青少年网络素养教育基地落户安徽网(视频)

随机推荐的信息
    无相关信息